viVin.Yang

我的海岸线——(三)鹿港小镇

光圈ai漫游:

    我从罗大佑的《鹿港小镇》中知道了“鹿港”的名字。那个嘶吼着“台北不是我的家”的年轻人早已在台北扎根,而“鹿港的街道、鹿港的渔村,妈祖庙里烧香的人们”到底是怎样一副景象,我一直想亲自感受。所以,入住鹿港是我的西海岸骑行里的重点计划。


    从竹南出发时,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清晨的小镇,繁华而有序。虽然是镇,但与城市的区别并不大。这也是台湾整体面貌的留给我深刻印象:城市、县、镇、乡、村,只是规模大小和分工的区别,整体现代化程度都有很高,无论是生活设施还是人的素质。而不像大陆这样城乡二元化严重,几乎是两个世界。


   在便利店吃早餐时,一阵暴雨袭来,噼里啪啦的淋湿了整个大地,也淋碎了我的心。我观望了一会发现雨并没有停歇的迹象,只得找店员MM要了两个大塑料袋裹住驮包,冒雨出发了。尽管大雨,天气依旧闷热,不一会我被雨衣闷出一身的汗,苦恼不堪。当我发现远处有个“全国自行车休息站”的牌子,立刻准备去那里歇一会。


   台湾有很多挂着“铁马驿站”的休息区,车友可以免费喝水、打气,警察局也有这个功能,我一直想去见识一下。绕到牌子后面,才发现那个驿站并没有开门,倒是旁边有个厕所,我想既然来了就去一下吧。走近一看,厕所被卷闸门锁着,正打算离开,突然有个清洁工打扮的阿姨叫住了我,问我是不是要去洗手间,我说是,阿姨态度亲切的说,“你等一下啊,我马上帮你把门打开”,并顺手打开了厕所的灯,叮嘱到厕所里有纸,小心地滑。我离开时才发现,那个厕所并不是休息站的,而属于隔壁的一个餐馆。也就是说刚才清洁工还在做餐馆营业的准备工作,看见我了,才特意给我帮助的。这与我在大陆骑车时遇到的借厕所难、要收费等情况相比,两地差距不言而喻。


   我沿着大雨的公路继续前行,又发现了一条沿海的自行车道。贪玩的我不假思索的绕了个弯,不顾大风大雨,直奔海边。雨中的海滨公路少了游人的打扰,显得更加宁静,只有风车不知疲倦的转动,符合着风雨的节奏。我想与独自海对话,“我从海峡的另一端,很远的地方来看你,那些温柔的、沉思的、狂躁的状态,哪一个才是你本来的模样呢?”


   大雨到中午终于停歇下来,太阳继而回到了头顶,一副要先把人淋湿再干蒸的架势。下午我又绕着高架桥下停停走走,欣喜的碰见了两位车友。我们结伴而行,边骑边聊。他们是台湾本地人,计划用一个多月的时间环岛,路线随意,边骑边玩。他们告诉我一路上有很多非著名景区,他们都打算去,觉得我的十来天计划太赶了。我告诉他们,大陆的入台证只有十五天的有效期,没办法象他们那样玩,他们除了表示遗憾也无其他言语了。我们一起骑了几公里后,他们表示要绕到景区了,而我要继续赶路到鹿港,只得就此告别。临走前,我们留下了一张合影,虽然都知这一分离就后会无期,但留下点纪念,也算是给彼此的环岛故事增加些回忆吧。


   黄昏时分,我穿越一片城镇,终于看见了“鹿港镇”三个字,兴奋的心跳加速。台湾的路牌是这样的,当你看见“某某市、某某镇”时,只是说明你进入了它的行政管辖区而已,要到达中心,其实还有很远的路要走。但当时的我并不清楚这些,以为已经到达目的地了,便放心的边骑车边拍照。


   我沐浴着一片夕阳的金光里,惬意的骑行在小镇的路上,微风扑面。远离了喧嚣和人群,路边是一片绿油油的稻田,我彷佛看到了辛勤劳作的人们面对这些收成时朴实的笑脸。“鹿港的清晨、鹿港的黄昏,徘徊在文明里的人们”,歌中的画面映入我的眼帘,而我也融入在画面里,化身为那个踩着单车徘徊在文明里的人。


   由于贪玩,我到达镇上又已天黑,入住车友推荐的有着一股江湖气息名字的“和平旅馆”。可惜老板娘的态度并没有我之前遇到的当地人那么友好,让我没了聊天的欲望,匆匆放下行李后,便出门好好的感受这个古老的小镇。


   鹿港因荷兰人统治时代大量输出鹿皮而闻名。早在清朝乾隆四十九年(1784),它就已成为对渡口岸,是与大陆联络的重要门户,有着“一府二鹿三艋舺”的美誉。经过沧桑巨变,鹿港已变得没落,但这种停滞却保留了最多的文化古迹和老建筑,并在八十年代掀起一股寻根热。


   夜晚的鹿港街道两旁布满了霓虹灯和鳞次栉比的商店,和普通的城市并无不同。我沿街漫步,拐进了鹿港老街,时光突然切换、倒流,把我拉回了一百年前那个年代。古典的闽南式房屋、古朴考究的大宅门、诉说着那个码头年代的繁华与昌盛。


   顺着小巷毫无目的的闲逛,我时而打量着大门前的对联,时而窥探着房屋里的人们。从部分房屋的招牌和门前未收拾的小摊,可以看出老街白天和丽江、阳朔等地一样,也在做着奶茶、咖啡、纪念品的生意;但入夜后的老街恢复了宁静、安详的状态,居民们慵懒的躺沙发上看着电视,一切纷扰彷佛都与他们无关。


   鹿港老街除了房屋,另一特色便是庙宇。据不完全统计,镇上共有九十八间庙宇,我参观了其中的几间。当时已近十点,没想到庙宇还是开放的,并不时有香客来跪拜。他们的表情宁静而虔诚,动作纯熟而自然,一切表明这是他们生活中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。与神比邻而居,受着香火的熏陶,人也会变得淳朴吧。


  “再度唱起这首歌,我的歌中和有风雨声。归不到的家园,鹿港的小镇,当年离家的年轻人。”歌声继续在我脑海里响起。我眼中的鹿港并未因繁华而失去它的魅力,镇上依然有许多年轻人,和卖着香火的杂货店的淳朴老人一样,守护着自己的家园。而经历风雨之后,还能回归家园,这大概是游子们最大的幸福。


我的海岸线——(三)鹿港小镇 - 光圈ai漫游 -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


 ——在超市吃早餐,望见外面已大雨倾盆


我的海岸线——(三)鹿港小镇 - 光圈ai漫游 -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


 ——阵雨停歇,继续爬桥,请大家注意我的车上从此多了两个塑料袋,其实是垃圾袋


我的海岸线——(三)鹿港小镇 - 光圈ai漫游 -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


 ——绕上海岸车道,独自与大海对话


我的海岸线——(三)鹿港小镇 - 光圈ai漫游 -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


 ——风车符合着风雨的节奏


我的海岸线——(三)鹿港小镇 - 光圈ai漫游 -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


 ——雨过天晴


我的海岸线——(三)鹿港小镇 - 光圈ai漫游 -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


 ——海岸晴空


我的海岸线——(三)鹿港小镇 - 光圈ai漫游 -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


 ——守望


我的海岸线——(三)鹿港小镇 - 光圈ai漫游 -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


——路旁小花


 我的海岸线——(三)鹿港小镇 - 光圈ai漫游 -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

 ——碰到的两个本地车友,告别时的合影

我的海岸线——(三)鹿港小镇 - 光圈ai漫游 -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

 ——稻田也沐浴在夕阳里

我的海岸线——(三)鹿港小镇 - 光圈ai漫游 -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

 ——鹿港的黄昏

我的海岸线——(三)鹿港小镇 - 光圈ai漫游 -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

 ——鹿港老街

我的海岸线——(三)鹿港小镇 - 光圈ai漫游 -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

 

我的海岸线——(三)鹿港小镇 - 光圈ai漫游 -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

 


我的海岸线——(三)鹿港小镇 - 光圈ai漫游 -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




我的海岸线——(三)鹿港小镇 - 光圈ai漫游 -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


——在街上偶然看到这辆自行车,不禁感慨居然能这么放心的停放在外面


我的海岸线——(三)鹿港小镇 - 光圈ai漫游 -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

  

——寺庙,晚上依然开放

徐嘉靖Justin·LoFoTo:

#波斯,波斯#D2,早晨飞机到达设拉子的机场,叫了出租车来到ARG酒店,休整一下立马出发去河对面第一个景点——Imamzadeh-ye Ali Ebn-e Hamze圣祠。好像并没有传说中的不能拍照,也不知道禁止拍照的传闻从哪里来的。By Sony α7R+FE 55 1.8,α99+16-35ZA(新浪微博:@徐嘉靖Justin

舒克贝塔_summer·LoFoTo:

《如果你来伦敦》系列第十一发 三张图

摄于伦敦Richmond公园,享受浅浅的秋意。

好久没发片,今天一次发3篇文章。

未完待续........


Comme un Poète:

Bronica sq-ai + Portra 160 120.

阿尔卑斯山脉的小镇,每一个都是被上帝特别关照过的。这条路是如此美好,像是能带我去任何地方。

当时这一瞬间的永恒,会在这张照片里,会在此后的日子里,闪现上无数遍,但每一遍都像第一遍一样,美的毫无争议、永无更改。